闻所闻而来

【姜钟】人类姜×狐妖会简单粗暴一辆车

凌晨一点钟。

钟会此时正站在浴室的镜子前瞧着自己。

姜维,呵呵。

……

钟会一到这季节身子就敏感的要死,一撩就得现原形。

一想到做着做着就露出只狐狸尾巴,一股羞耻感油然而生。

钟会于是立马跟姜维约法三章让姜维这几周跟他分开睡。

姜维一听钟会这话便露出了受伤的样子:“士季,我都出差快一个月了。”

钟会没反应。

他又道:“我这一个月来天天都在想你。”

钟会脸微红。

姜维见起了成效便又发起了眼神攻势含情脉脉的向钟会说道:“你真的舍得让我睡沙发吗?”

其实他绕来绕去其实也就是一句话。

我要跟你一起睡觉。

钟会实在受不了姜维死皮赖脸的样子最后只能退让。

但他也强烈表示除了躺在一张床上,绝对不能干别的事。

姜维点头欣然答应。

这下倒好,让姜维蹬鼻子上脸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就见姜维在床上翻来覆去,一会儿说冷一会儿说热的,一双手不安分的在钟会身上乱摸,也不知道已经不小心多少次给碰到了钟会的下面。

眼见钟会皱着眉头要发飙了,这才停下手。

钟会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把骂人的话给憋了回去。

姜维怕他真生气,安抚似的摸了摸钟会的背。顺完毛之后,又从背后把钟会给圈了起来,整个一副要好好睡觉的模样。

钟会这时候那叫一个难受,刚才被摸的浑身发烫这种事又不是说能停就能停的。

姜维现在手是不乱动了,但均匀的呼吸打在钟会脖颈处更是要钟会的命。

所以这下在床上扭来扭去不安分的是钟会了。

姜维便疑惑的把钟会从怀里放了出来,就见钟会直往浴室冲了进去,过了好久也没见钟会出来,姜维便起身敲了敲浴室门。

“士季,怎么了?”姜维担心的问道。

什么怎么了,还不是你搞的:“滚。”

姜维一听钟会这有气无力的声音还以为出什么事了,赶紧拿了备用钥匙打开了浴室的门。

一开门就见钟会脸颊红红的,睡衣不整的挂在身上,把钟会漂亮的锁骨给露了出来,眼眶里水朦朦的一片雾气嗔怒的看着姜维。

当然最吸引姜维眼球当属钟会此时头上那对毛茸茸的狐狸耳朵。

姜维就觉得下身一股邪火只往上冒。

硬了。

走链接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13191222299141#_0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放着四千字报告不写,开了辆车。

评论(2)
热度(91)
失我长城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