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所闻而来

【姜钟】生日的意外(又名我的爸爸天下第一好)

傻白甜 带元常和公达(爹妈)出来玩
------------------------------------------------------------------------------
“………”
“……那好吧。”
“行……我知道了。”
姜维挂断了电话后就握着手机对着屏幕发呆,直到屏幕变黑才回过神。
怎么办啊?
姜维叹了口气。
回到厨房就见钟会边哼着歌边拿着把菜刀正切着芹菜。
切的的确是挺难看的,让他切丝他给切成丁了。
不过钟会自我感觉挺良好,毕竟人家厨房可是第一次进。
大少爷一直君子远庖厨,做饭这种向来都是姜维来做的,今天到是破例进了厨房。
生日绝对要有纪念意义。
钟会是这么想的。
听见动静就见姜维回来了,钟会就跟受到鼓舞似得剁的更起劲了,还不忘向姜维挑了挑眉,摆出一脸“我厉害吧”的表情。
姜维看着他心里也是内疚:“士季,我……不能陪你过生日了。”
钟会一听手上一顿:“什么意思?”
姜维向他解释:“警局临时出任务,人不够,我得去一趟。”
钟会嘴角耸拉下来整一个委屈的模样:“今天能回来吗?”
“……不行。”姜维低下头看不清他的神情。
“哦,行,早去早回。”钟会撂下一句话便头也不回的走出厨房进了卧室。
生日任谁被放鸽子都不好受。
何况还是自己的男朋友。
姜维看着他的背影无奈苦笑了一声。
心不在焉的拾掇下自己,准备出门。
出门之前还不忘喊到:“士季,我走了。”
意料之中的没有回应。
回来一定得好好跟他道个歉。
姜维愧疚的想。
钟会整个人趴在床上,把脸闷在被子里。
转个头看了看窗外,他和姜维出门的时候天还挺好的,现在就见乌云一片片的在天上飘,弄的整个天空灰蒙蒙的。
不知道伯约带没带伞。
钟会出神的想,突然有点想笑。
姜维是个警察,休息时间都是挤出来的所以经常有突发情况这个钟会都理解,他没那么矫情,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今天的事他也没想着埋怨姜维。
不过心里不高兴,那是肯定的。
真糟心。
钟会委屈。
从床上爬起来心不在焉的晃到厨房间。看着满满一桌子的食材,心里越发难受了。烦躁的甩了甩头,本来还想收拾收拾,现在连那个心情都没有了。
走出厨房往客厅沙发上一窝,伸手够了够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漫不经心的换着台,也不知道看些啥。
叮咚,叮咚。
就当他快要睡着的时候,门铃响了。
钟会头疼:“谁啊。”
语罢又躺了会儿才慢悠悠的起身去开门。
只见门外面站着的是两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看着都挺硬朗。
一个面上挂着笑容相貌堂堂的,另一个也是风度翩翩。
钟会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
“…你俩咋来了?”
这不是他爹和他公达叔吗?
“没大没小,现在连人都不叫了,我俩来给你过生呢。”钟繇伸手就朝他儿头上一敲。
钟会踌躇了下,一脸为难的请两人进来。
他爹一进门就没闲着,东看看西看看,把房间给逛了个遍。
钟繇蹙了蹙眉貌似无心问道:“这房子看起来不错,一个人住啊?”
钟会一听他的话便尴尬了起来。
这房子就他跟姜维住,可以说是啥秘密都有。
他和姜维的事还没跟家里讲。
所以爸,你能不能歇会儿,就不要在瞎转悠了。
再说你俩是怎么知道这房子的存在的,我谁都没说啊。
钟会心里琢磨着也不忘应付钟繇:“……就两个人。”
荀攸从进门起就坐在沙发上喝茶吃瓜子到现在还没说过半句话。
不说话归不说话,荀攸照样把房间扫了一遍。看完后不免露出微妙的表情,这才好奇的把视线转向了钟会。
正好钟会这时候在纠结呢,脸上那精彩的表情全都让荀攸看在眼里。
荀攸不禁摇摇头心想这孩子聪明是聪明不过还是跟以前一样没啥心眼,这心里想的啥都全写在脸上了。
“小毅之前他不是住在你这儿一段时间吗,是他跟我们说你住儿的。”
荀攸一言道出了钟会心里想的事。
钟会直接给吓着了心情复杂的看了荀攸一眼。
公达叔您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以前还没那么神,现在到是连读心术都会了。
钟会心里吐槽完又消化了下荀攸的话。
小毅?
钟毅!
钟会一说到这名字就来气。
他爹前一段日子出去逍遥快活的时候就把钟毅扔在他这儿了。钟毅在这儿里白吃白喝好一段时间,供他养他不说,没有功劳也得有苦劳吧,兔崽子倒好还整天嫌弃他,一天到晚找事儿。
自己最后死皮赖脸的求他不要告诉别人这房子的事,结果呢?
钟会忍住自己想要骂人的欲望。
荀攸看着钟会快要发飙得样子在心里给小毅赔了个不是。
“不说这个了吃饭了吗?”荀攸赶紧转移话题。
钟会刚才还生气呢这一提吃饭心里就开始难过。
“还没呢。”钟会撇嘴。
“今天生日没跟人出去玩?”荀攸说出重点。
“……嗯啊。”钟会卷着头发漫不经心的回答。
钟繇在一边看着心里也不免感慨。
这小儿子从小到大因为性格的原因没啥朋友。
现在好不容易找了个对象,这过生日呢也不见人。
钟繇看着也是心疼。
“走,爹带你下馆子去。”钟繇拍了拍他儿的肩。
外面淅淅沥沥的开始飘起了小雨,三人也没走远就在小区门口的饭店随便点了几样菜,顺便开了两箱啤酒就吃开了。
长辈和小辈之间能聊些什么?
不就是谈人生谈理想谈终生大事吗?
于是钟元常上来就给他儿子一记直球:“儿啊,有对象了吗?”
钟会刚叨了一筷子菜准备咽下去直接就给噎住了。
荀攸拍了拍他背给他顺气:“慢点吃,你爸就问问你不逼你结婚。”
“没有。”钟会答的爽快。
钟繇再问:“真的?”
“真的。”钟会一脸坦荡。
“那你跟我们说说姜维是怎么回事?”
钟繇和荀攸异口同声。
……
钟会思考了会儿人生,良久才出声:“你们……怎么知道的?”
“诸葛亮跟我讲的,说他那得意弟子找了个对象,我一听是你就告诉你爸了。”荀攸向他解释。
紧接着钟繇就问他:“你今天过生日他人呢?”
钟会随意摆弄着筷子悻悻然答道:“本来在家的,就局里突然有事找他然后就走了。”
钟繇继续问:“有说今天回得来吗?”
钟会不确定的摇摇头:“应该得到明天了。”
钟繇又想说什么就被荀攸打断了:“也能理解毕竟工作特殊。”
钟会喃喃道:“是啊得理解。”
说完便自顾自吃自己的,俩大人看在眼里刚想再说点啥,就见钟会放下了筷子抬起头正色道:“你们真的不反对我和姜维?”
“我儿好不容易有个对象我笑还来不及呢我反对干嘛。”钟繇一脸慈祥。
荀攸也认同:“之前我跟那小伙子打过几次照面性格长相啥的我感觉都挺好。”
钟会摇了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们真不介意……他是个男的?”
钟繇闻言愣了下随后便认真道:“知道的时候我还挺震惊的,你居然跟个男的在一起了,之后我又想了很久,发现其实也没什么难接受的,他对你好就行了,你过得开心就好。从小你就主意大,我就没怎么管过你,所以这种事看你自己,再说对待感情这种事我还不如你呢。外人怎么说你不用想太多,你也不用担心你爸,那些风言风语我还听的少吗?”
钟会可没想过他爸会那么开明豁达,所以钟繇这语重心长的一段话听的直接给呆住了。
钟繇看着钟会一脸傻样无奈的摇了摇头,用筷子戳了钟会两下让他别发呆了。
钟会这才回过神,又仔细想了想他老爸说的那些话,嘴角就忍不住上扬回都回不来。
之后饭桌上的气氛就轻松多了,老少三人吃吃喝喝有说有笑的,也算是给钟会好好过了个生日。
吃完饭已经快凌晨了。钟繇和荀攸把钟会送到家门口就走了,临走前还不忘督促他好好照顾自己,缺钱啥的就跟他们大人讲,有空最好带着男朋友回家看看诸如此类的。
钟会目送着钟繇和荀攸离开后才摸出钥匙进了家门。
进屋之后鞋也没换灯也没开的就往沙发上一趟。
开心嘛,酒就喝的多了,因此一件啤酒差不多都是他给喝完的。
钟会喝的时候没啥感觉而且也没想过这酒后劲那么大。不作不死,现在他胃里可以说是翻江倒海想吐又吐不出,头又痛的睁不开眼,翻来覆去闹腾了好一会儿才算睡着。
等姜维回来就看到钟会整个人缩成一团蜷在沙发上,赶紧蹲下来看他是什么情况。
只见钟会脸上红扑扑的,嘴里还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啥,一身的酒味只往姜维鼻子上冲。
这是上哪儿喝酒去了?
姜维边想边安慰的蹭了蹭钟会的额头。
钟会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有人在他旁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见是姜维便喃喃叫了一声:“伯约……”
之后想也不想的往他怀里缩。
姜维心里暖暖的:“先醒醒,在睡下去明天头会更疼的。”
给钟会摆了个舒服点的姿势让他躺好,随后跑到厨房倒了杯牛奶。
回到客厅就见钟会已经起来了此时正一脸茫然的坐在沙发上愣神。
“乖把牛奶喝了醒醒酒。”姜维情不自禁的揉了揉那一头卷发。
钟会听话的把牛奶喝个精光,随后又慢吞吞起身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
感觉好多了。
“回来了啊,早点睡。”钟会向姜维打了声招呼之后便直接进了卧室。
这是跟我闹脾气呢,还是没闹。
其实是在想今天是睡沙发呢,还是卧室。
姜维在客厅纠结良久才轻手轻脚的打开卧室门。
钟会本来是朝里躺着的,听见声响便转了个身面朝着姜维。
姜维见他没跟自己闹别扭心里挺欣慰的,便在床边坐下柔声道:“抱歉,士季,昨天没能陪你过生日是我的不对。你大人有大量让我将功补过好不好?”
钟会从被窝里爬出来,看着姜维也不说话。
姜维疑惑他的反应:“怎么了?”
钟会卷了卷头发欲言又止的,正当姜维又想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钟会冷不伶仃的开口了:“我爸知道咱俩的事了。”
姜维听了钟会的话愣了愣神良久才消化掉。
“那他怎么看的?”姜维神色忧虑藏不住的急切。
“他不同意。”钟会假装做出沮丧的样子。
姜维听到钟会说的那话不免失落:“没骗我吧?”
钟会看着他那表情心里其实已经有点过意不去了但又想了想昨天他放鸽子的事就觉得自己心肠不能那么软。
“……真的,不骗你。”钟会依旧骗他。
语罢他又偷偷的瞄了姜维几眼,就发现姜维也在看他。姜维刚才脸上那表情可以完全解释难过这个词,但现在就跟直接变了张脸一样,似笑非笑微妙的很。
钟会摸不着头脑。
“伯约你……怎么想的?”钟会试探的问道。
“我当然是要跟士季过一辈子的啊,你爸不同意咱俩就跑呗。”姜维笑的开心。
钟会觉得面前这人可能是疯了。
钟会现在是一脸吃了憋不服气的样子,姜维实在忍不住了。
“士季,你就别诳我了呗。”姜维笑意盈盈的看着钟会。
钟会脑子好一听便明白了随即就用谴责的眼神看着姜维,开始思考自己是哪里出了差错让姜维给看出来了。
想了好大一会儿实在想不出来才拉下脸皮向姜维问道:“……你咋知道的?”
姜维理所当然笑的欠揍:“那是我厉害。”
钟会看他那得逞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这下真要生气了。
钟会脸色变了姜维这才意识到要再逗下去得出事,赶紧顺毛:“好了好了,士季乖别生气,士季那么体贴,我猜要真遇到这种情况你肯定怕我担心不会跟我讲的,没想到就真猜中了,所以你们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告诉我呗。”说完还亲昵的搂了搂钟会。
钟会被他哄心里很受用这才慢悠悠的开口道:“你刚出去没多久我爸和我叔就来找我出去吃饭了。我叔不跟你老师一个学校的嘛,所以就知道咱俩在一起这事儿了,然后他就跟我爸讲了。”
钟会说完便没了下文,姜维示意他继续,钟会跟没看到样做出一脸不懂的样子。
姜维心里被挠的直痒痒只好不要脸求他:“士季之后呢,你们又说了些什么啊?”语罢还晃了晃钟会的胳膊。
钟会看他那样实在忍不住噗嗤了一声。
笑完后才意识到自己不该笑的,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撇了姜维一眼:“真想知道?”
“嗯啊。”姜维真诚的看着钟会。
钟会眼珠子乌溜溜的转了两圈随即又抬了抬下巴整一个放不下架子的模样。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吧。”钟会傲娇道。
说是这样说,可最后还是姜维连哄带骗的才把话给套出来。
“没想到岳父大人如此开明。”姜维听完这下是真的开心。
“他们还说有空就让我带你回家看看。”钟会盯着姜维看,看他听后什么反应。
姜维听钟会说完也不在笑嘻嘻了,在心里组织了下语言这才神色严肃的看向钟会认真说:“士季,若要上家门我绝对会好好准备一番,不过不是现在,现在的我还没有能力能够说出让你幸福的话,昨天就是个例子,但今后我会努力,努力让你每天都生活的开开心心,等到那时候我会更有底气,所以士季在给我些时间。”
姜维这段突然的真情告白不得不说让钟会给感动到了。
“……不说了,睡觉。”
钟会被他弄的面红耳赤的,不想让姜维看到他羞赧的模样就躺下转了个身背对着姜维。
说的跟要上门提亲似的。
钟会在心里嘟囔。
“我爱你,士季。”
姜维也躺了下来从背后环住钟会的腰。
“……哦。”
这事不早就知道了吗?
钟会心里道。
“你真好。”
姜维闭上眼睛搂住了他。
“……嗯。”
你也是。
钟会没发觉他的嘴角已经微微弯了起来。
夜晚终将过去就像白日终会来临。
微弱的光线从纱质的窗帘倾泻到了房间里,钟会见着光不禁蹙了蹙眉,畏光似的转了个身直往姜维怀里钻,调整好了姿势见不着光这才舒展了眉头。
姜维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把他抱的紧紧的。
这辈子也就是这个人了吧。
姜维边想边低下头情不自禁的在钟会额头上落下了一个早安吻。
-END-

评论(5)
热度(52)
失我长城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