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所闻而来

【姜钟】因一杯冰沙引起的小矛盾(又名你为什么不跟我间接接吻!!)

吃全家冰沙杯产出来的脑洞,傻白甜来一发。
------------------------------------------------------------------------------
“士季,要不要吃冰沙?”姜维向钟会问道。
钟会闻言懒洋洋抬起头:“随便你。”
姜维向服务员示意:“那就点两种不一样的,一杯巧克力味的一杯牛奶味。”
整座城热的跟个大烤炉一样,其实早晨的时候太阳还没那么毒,还带着些风,于是两人便一拍即合决定出来约个会。但天气如此炎热这是他们没有意料到的。
姜维这个军校毕业生表示这种天气对于他来说简直是毛毛雨,大夏天四十度绕着操场跑十几圈这种事都做过的还会怕这个?
但钟会跟姜维不一样,家庭的原因让他从小到大都是热衷于文化艺术方面的东西,平常情况下这种天肯定是乖乖待在家里写写字、做做文章、画会儿画,安安静静的做他的大才子而不是顶着大太阳外出游荡。
这次他是身体力行的解释了不作不死这四个字那叫一个后悔,只觉得让姜伯约给匡了。
现在就见他整个人蔫在椅子上,跟个霜打的茄子似的。全身上下,也就那双眼睛看起来有点精神,亮晶晶的直盯着姜维,以此表示对他的谴责。
幸好空调冷气开的很足,钟会瘫了一会儿便觉得自己舒服多了,冰沙也很快就给端上来了,他便随意拿起一杯就开始吸了起来。
一股满足感油然而生,钟会不禁赞叹了一声,表示满血复活。
姜维看在眼里不禁问道:“好喝吗?”
“好喝,你尝尝。”钟会拿起手里这杯递给姜维。
姜维拿了过来,对上杯沿喝了一口。
……
钟会看着他的动作,眼睛眯了眯,立马用控诉的眼神看着他。
姜维不解歪头。
“……你嫌弃我。”钟会撇嘴。
“哪里嫌弃你了?”姜维无辜脸。
钟会看着姜维放着自己用过的吸管不用,不爽。
钟大才子向来把要说的话蒙在心里,这次当然也是如此,于是板起脸冷漠道:“我说着玩的。”语罢便闷闷不乐的开始咬吸管。
姜维看着眼前生闷气的人对此也是表示无奈。他家士季哪里都好,就是喜欢跟他闹别扭。其实他并不是讨厌钟会这样的性格,反而还觉得挺可爱的。就是跟他闹脾气时间太长这点让他有些烦恼。
每次问他自己哪里做错了他啥也不说,就撇嘴,看起来十分委屈。死缠烂打问他,他就跟你打马虎眼。
你挺好啊。
我没生气。
你没错。
我的错。
你不用道歉。
是我找你事。
诸如此类的。
最后每次都是还得猜,猜到底哪里惹他不开心了,猜出来了还好,哄哄他就结束。猜不出来后果就很严重了。钟会也不跟他吵,就跟他搞冷暴力对他爱答不理的。
一想到钟会那不冷不热的态度,姜维头就开始疼了。
大少爷我错了还不行吗?
“士季,我又哪里惹你不高兴了?”
“……”撇过头不说话。
“好不容易咱俩能有时间一起出来玩,开心点,你别生气了。”姜维柔声安慰。
“伯约,我没生气。”钟会笑的很温柔。
姜维扶额:“士季,你给我点提示,我哪里做错了,我马上改。”
良久,钟会瞪了姜维一眼,示意他看好。
低头咬吸管。
好了。
……
就怕空气突然安静。
钟会看着的面前仍旧茫然的姜维心里暗道:我暗示的都那么明显了,你居然还看不出来?姜伯约你几个意思?
“士季你能不能在给多点提示。”姜维诚恳的望着钟会实则内心早已崩溃。
钟会不搭理他。
“……士季,对不起。”
“你没错,是我为难你。”
“……你说出来我哪里不对好不好。”
“是我不对。我不好。”
姜维欲哭无泪,你能不能不套路我。
两人结束了毫无意义的对话后,整个店里突然安静下来,只有空调的声音跟没眼色似的仍在嗡嗡作响,搞的气氛很尴尬。
对于钟会这种性格,姜维一向选择包容。爱一个人就要爱他的一切,这是姜维所信奉的。
不过在别人的眼里看来好像就是钟会一直对姜维无理取闹,而姜维则是一向对钟会选择包容忍耐。
因此姜维的不少朋友都跟他说你这样宠得宠出毛病来了。姜维听完也只是笑笑什么话都不说。
这些事钟会或多或少都能听到些。
有的时候他也会突然思考自己是不是太作了。说到底还是自己并不知道如何向姜维表达自己的感情。
自己好像有点自私……
没错,只是有点而已。
之前好多人都跟他说过,你这性格也就姜维这样的好脾气受得了你。
其实这次也还是自己的问题。
好像他俩每次吵架都是自己先找事。
而且每次都还是姜维给他台阶下。
……
那怎么办?
道个歉?
……
道个歉肯定就没错了。
肯定是这样。
钟会纠结过后,下定决心般深吸了口气,随即开始玩起自己的头发,扭扭捏捏的说出两个字:“……抱歉。”
姜维闻言诧异的抬起头来看着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耳朵出了问题。
钟会看见对方那不可思议的神情,随即就怒了:“你那表情是什么意思啊,我就不能道歉了吗?刚才喝东西你没用吸管喝,我就看着不爽,之后就找你事,现在向你道歉。”钟会噼里啪啦跟连珠炮似的一口气说完,语罢便低下头不理人了。
姜维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过了好久才意识到士季这是在拐弯抹角的求他原谅呢。想到这里嘴角便情不自禁的扬起老高,眼底的笑意也是止不住的向外涌。
“你就因为没跟我间接接吻跟我闹别扭?”姜维边笑边说。
“士季,咱俩三垒都上了你还介意这个?宝贝,你真是太可爱了。”这次姜维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
钟会听他叫的亲昵不禁脸微微一红:“……别笑了。”
姜维听完这话笑的更欢:“不就是接吻吗,间接接吻算什么,咱俩直接亲。”
“姜维,你闭嘴!”钟会脸霎红。
“要亲多少给你亲多少。”
“住口!”
看见没只要向姜伯约服个软,他就得嘚瑟的上天。
自己干嘛不跟他闹下去?这下被他吃的死死的了。
自己干嘛要向他道歉?
傲娇不好吗?
反正姜维你别想有下次,这帐我记下了。
钟会如是想。
END

评论(8)
热度(74)
失我长城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