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所闻而来

【昭会】出征

只是练笔而已,就是想着练练外貌描写,最后就不对了写着写着一股子昭会气息_(:з」∠)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钟会遣了要送行他的马车,独自一人行走在石板路上,是个下雨天,不过雨势不是很大,所以没有打伞。
镇西将军这名号终算是派上了用场,今日他往常文臣长袖飘飘的打扮不见,而是换上了戎装。
本就是如观武库,身着盔甲更是显得身姿傲然,那双执笔杀人不见血的手,可算是握起了刀刃,真是可喜可贺,值得感叹。
你说他面庞太过于白净秀气,在军中肯定无法令众将信服?
这话说出来便是有些想笑,无需多言,因为你看他的眉目便可知。
剑眉英气,双眸却是上挑惑人的桃花眼,瞳孔是黑白分明,笑的开怀之时眉眼也能弯弯,的确是男女通吃。
可看似是清澈明亮,实际是深不见底的乖张狠戾,微微眯起更是显的狡黠,配合他时常讥笑的嘴角,可谓天衣无缝。
他从未掩饰过自身过于锋芒毕露的眼神,最后你会发现这可是条蛇,而且还是条毒蛇,被他盯上便是死无全尸。
不过可惜,是司马昭养的。
雨水这时恰巧滴在钟会那弯长的睫毛上,他眨了两下眼,这雨滴便顺势划过他的脸颊,像泪痕,但他睁开眼后双目之后却是比刚才还要明亮。
前方薄雾迷蒙,却是掩盖不住浓浓肃杀的意味。
到了。
不见天子,点将台上唯一一人背手而立,底下的文臣武将皆是谦卑鞠躬姿态。
可却有人位列出席,似是对着司马昭说了些什么。
傻子,他嗤笑。
司马昭仅开口一字,两名武人便拉着那人往断头台去了。
底下的确是有人不服,可那又怎样,不还是敢怒不敢言吗?
钟会不在往那边看一眼,他是泰然自若走上台阶,自是含笑走到司马昭的跟前。
同时,头颅落地。
钟会习惯性的撩起袖袍,刚捋了捋,却是微微一顿,才发现现在袖口是轻便的很。
“钟将军,你可算是来了。”
司马昭这般调笑,却是扶住他的胳膊,止住他想要作揖的姿态。
钟会是挑眉笑,没有多言,转而站立一旁。
誓师开始,司马昭自是要拿出气势,战鼓雷鸣,几十万名士兵的欢呼声,震耳欲聋,而刚才所杀之人便是拿来祭旗所用。
司马昭让他又一次来到跟前,披风放在一旁整齐的叠放,以备多时,钟会刚停下脚步,他便一手掀起,亲手给钟会系上。
“热。”
钟会眯眼轻道。
“过冬会冷。”
司马昭笑,不过还是给他松了松。
只是一阵风刮过,这一阵风便给吹走了。
“不用也罢。”
战马鸣嚎,钟会走至大军的最前方,翻身上马,振臂高呼,领着大军朝着西南方,没有回头。
而那深红色的披风落在了后方,是落在断头台的血泊之中啊。
-end-

评论(6)
热度(29)
失我长城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