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所闻而来

【姜钟】永远

绝对那篇我得停更一阵子 大概一两个星期_(´ཀ`」 ∠)__
最近写些短篇复健 找点手感w
---------------------------------------------------------------------------------------------
姜维着了件黑色大衣,脖子上严严实实的裹着条深绿色围巾,有些起球了,但他仍是爱不释手,因为这是他出国之时钟会亲手给他戴上的,他便以一身这样的装扮,从出站口出来,心有灵犀一般,钟会第一眼就看到了他,他第一眼也看到了钟会。
“士季!”
他笑逐颜开,快步走到了钟会的身边,牵起钟会那稍显冰凉的手,握紧。
戏剧性的人生,他们就跟当年的贾郭二人一样的情况,姜维出国读研,钟会独留在原地等他。
当然的他们没有重蹈二人的覆辙,不过三年……很长,长的令人痛苦。
钟会还有些懵的,看见姜维那熟悉的笑容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抱住了他。
“伯约。”脸埋在他的右肩,所以声音有些闷闷的,“我……很想你。”
想念他的温柔,想念他的存在,想念他的一切。
姜维也是同样,钟会身上的味道,他熟悉又陌生,以前总会引得他心悸,当然现在也是,他环住钟会,在他耳边带着柔声道,“我也是。”
之前他形容不出钟会身上是什么香味,现在他大概知道了。
是罂粟,令人疯狂的味道,他把钟会抱得更紧,贪恋的闻着他足足又三年没有嗅到的香味。
两位样貌出众的男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般亲密的举动,的确令人浮想联翩,因此走过他们身边的不少人都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他们上下。
“士季,好多人在看我们。”他在他耳边道。
“废话,我又不是看不见。”
姜维笑着用自己的额头抵上钟会的额头,双眸之中写满爱意。
“我现在……想吻你,你怕不怕?”
钟会听完姜维的话平稳的呼吸变得有些杂乱,两人离得极近,面庞上那细小的绒毛互相皆是看的一清二楚,钟会的脸有些红了,姜维的嘴角情不自已加深了更多的笑意,可意料之外的是,未等他在开口对钟会调笑说些什么,钟会却是用他那漂亮又柔唇瓣直接堵上了自己的话语。
惊呼声也在此刻从四面八方传来,钟会没有去管,他紧闭着双眼,捧住姜维的脸庞,吻的如旁若无人般,灵巧的舌头在他的恋人口中游走,姜维这才从钟会的主动中缓慢反应过来,后知后觉的配合着他,与他交织,津液很快不分你我,他们贪恋着对方的气味,互相吸允,互相的舔舐,缠绵又激烈,仿佛要把三年里欠的都给补回来,不知过了过久,他们才恋恋不舍的分开,可……那双唇之间拉出的一条暧昧透明的丝线,却没有断。
周围的行人,早就有好多驻足看他们的,有甚至拿手机录像的,见他们停下忘我的吻,最后不知是谁起的头突然爆发出激烈的喝彩声。
“祝久久!”
“祝幸福!”
……
姜维笑着低下头看到的便是钟会脸颊上的红。
他的士季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个撩完又会害羞的傲娇。
他把戴在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摘了下来,给钟会牢牢的系上。
“脸怎么那么烫?别生病了。”
姜维还是那样看破不说。
钟会看他笑的欠收拾,自己却困窘的不行,恼羞成怒踢他。
姜维见空势赶紧把他再一次抱住,这一次他揉了钟会的脑袋,开始一如既往给他顺毛。
还是那样,看似卷翘又坚硬,其实是柔软又服帖。
“别踢了,那么多人看着呢。”
钟会不做声了,他只是把大半张脸埋在围巾里,意料之外的是姜维也不做声了,钟会不解的抬眼,发现这呆瓜正对着他傻笑。
“笑什么啊,走啊。”
姜维依旧笑着,他在众人的欢呼声之下拉起钟会的手,向出口走去。
当空是万里无云的天,冬日的阳光洒在他们并肩而行的身上,在往下看,是他们十指相扣紧握分不开的手,是永远不会分开的那种。
-end-

评论(17)
热度(50)
失我长城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