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所闻而来

【姜钟】八月十五

 @Valkyries 我写完啦w

中秋贺文 不过很短 而且换了个文风 不过好像失败了……

--------------------------------------------------------------------------------

今日八月十五,天下姓赵名宋。

“若要说那后三国,最精彩的便是那魏灭……”

茶馆清雅幽静,说书人正高谈论阔着早已成为过往云烟的三国之事,靠窗的一角,独坐着一位与周围气氛格格不入面冠如玉的年轻男子,那男子的眼帘早就因年月的蹉跎不在凌厉,他此时此刻听着说书人的话语,仅仅是轻端起了桌前的茶盏,不动声色地抿了口茶,而那无悲无喜的面容终是微微显露了一丝的缅怀之色。

正月十八,他记得那天蜀地的天空沉闷无比,并且下着雪,下的很大,而且那漫天飘雪中还夹杂着铺天盖地的飞箭。

太久了,他真的死了太久了,史书上记载的他那戏剧般的前生往事,现在就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哪些是真哪些是假,甚至有时候他都会怀疑那书上写的究竟是不是他?可也就是这样在他每次疑惑之时,那仅存剩下来的记忆片段,就会告诉他,他活过这一遭,最后还死的轰轰烈烈。

季汉的大将军护在他身前的背影,以及绿沉枪舞出的龙影残光,还有最终抱在一起倒下的感觉,永远无穷无尽的在他回忆中出现。

他想这些是不会骗他的,想到这,他的错觉又开始了,背脊上狰狞的伤痕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应该是替姜维挡下来的吧。

好像在死前姜维还是跟他说过些什么的,可惜他却是怎样都想不起来。他微微叹了口气,心想那人应该早就入了地府,投胎不知几世了罢,而他自己却是如同游魂一般,不知因何会游荡在这世上。

平常之时,他宛若透明人般,他能看见他人,可别人看不见他丝毫,人间百态,与他无关。即便孤高如他,也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感觉,尝试了死亡,可……却是徒劳。或许上天是看他太过可怜,一年之中,还是有一日的机会,能拥有常人一般的肉身的。

今年便是今日。

说书人仍是绘声绘色的投入莫名奇妙的感情,现在的情绪越发高涨,激动不已,钟会这才略显好奇地细细听了一番,发现说书人在谈论谁之后,他是低下头微微摇头轻笑,不在去听,而是望向了窗外的风景。

今日无云之夜,孤圆月当空,与今日之节很是相应,各式各样的门市挂着红灯笼,正如当年蜀地的那般红,快到子时了,而楼下集市的吆喝声,姑娘们的嬉笑声,孩童们的玩耍声,却仍是热闹非凡,而这些更是显得他的身影落寞,很久未有过的寂寥感在他的心中油然而生,他突然想找一个人跟他聊聊天,说些什么都好,可是扫视一圈,却没有一人与他一样,是独身一人的。

他这时又叹了口气,思绪飞扬,生前他是未来过吴地的,可笑却又嘲讽的是他死后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了这里。

临安,临安。

所以还能临时安顿多久?赵宋的气数已尽,无力回天,终究要亡。

而太多的朝代更替,他冷眼旁观,可他就是再也未见过如同姜伯约这般之人。

钟会闭上双眼,揉了揉并不酸胀的太阳穴。

全怪那个说书的,今日想的那么多。

“打扰一下,请问这里的空位我能坐吗?”

温柔入耳,细思如水,钟会手一顿,睁开了双眼,僵硬地抬起了头,带笑的嘴角与记忆中无异,未等钟会的回应,他便拉开了椅子,坐到了钟会的身边。

“士季。”他拥他入怀。

而那说书人不大不小的惋惜声这时回荡在茶馆之中。

“且说那姜钟二人算的上当世英雄,可惜二人各怀鬼胎,互相猜疑,最终结局却是落得个同死的下场,惜哉,惜哉啊……”

-end-

评论(15)
热度(52)
失我长城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