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所闻而来

【姜钟】最后一日

r18

姜A会O

真的是被甜姜新人设帅到,黑手套简直是要命!
------------------------------------------------------------------------------------------------------- 
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阴暗又潮湿,姜维双手被反绑在了立柱上,动弹不得,三日以来滴水未碰此身体渐渐开始出现脱水的症状,向来明亮的双目,变得黯淡无光,嘴唇蜕了好几层的皮,脑子里也是快要撑爆,全是嗡嗡作响的声音。
哒哒哒——
军靴的声音,由远及近。
可在姜维的耳中听起来是一种十分空灵的声音,他歪了歪沉重的头,视线朝着牢门的方向,也在这时来者停下了脚步,那人顿了几秒后,又迈开步子走到了姜维的跟前。
姜维死命眨了两下眼才看清楚了来人。
……
是他的omega恋人。
还在发懵之间,嘴便不能拒绝的被冷冰冰的器皿堵上了,霎时间冰凉的液体便流进了干到冒烟的嗓子里,汲取水源是求生的本能,姜维不管不顾的仰起头,只求水能更快的往身体里面灌。
“咳……咳咳……”
钟会手一顿,给姜维喂水的速度慢了些许。一囊的水,已经让姜维好受许多,他勉强扯了个笑容给了来人。
“士季。”
钟会动容的神色一闪而逝,他擒住姜维的下巴,仿佛要把姜维的下巴骨给捏碎。
“……有意思吗?”
等了好久,姜维没有答复,不卑不亢的态度,让钟会泄了气,向来飞扬跋扈,做事决断的钟参谋长,从未有过如此脆弱的神情,钟会低垂着头把束缚着姜维双手的绳索给解开。
姜维心中一股的愧疚感油然而生。
因为他谁都不欠,就欠这人的。
所有的事情都是从七年前开始的,七年前他以国党间谍的身份,带有绝对的目的性接近了钟会,骗取了钟会的信任,最后甚至骗取了钟会的感情,到现在做到了蜀系司令长官的位置,窃取了权党无数重要的政情军情情报,给国党通风报信。
而现在对外抗战结束,国党与权党作为两大党派,没有共同外敌之后,矛盾冲突越发明显,因此双方的战局蓄势待发。
一直单线联系的姜维这次收到了上级的密令,一众现任权党重要职位的国党间谍名单全交给了他,任务是让他私下秘密联络组织,准备发动军部叛乱。
姜维接到此任务的时候,就忍不住的皱眉。
忠诚度这种东西,谁也说不清楚,所以还未等他全部联络完毕,就跟他所担心的那样,有人叛党了。权党揪出来一切有关嫌疑人,一个都没有放过,在逼问之下总会有人供出来实情。姜维作为首犯,现在还能活着,绝对是有钟会从中求情的原因。
抿了抿唇,跟刚才一样,他扳回了姜维的下巴,没有丝毫犹豫的把自己的唇抵上了姜维的唇瓣。
冰凉的唇瓣,却是带着热情的意味,而香甜的气味渐渐从钟会身上散发出,死寂在身体里不安分躁动的因子,现在全部活了过来。
对了,这几日正是钟会的发情期。
性格别扭如钟会,但钟会却是对他的omega身份很是大方,七年前他们成为恋人以来,钟会就在也未用过抑制剂,因为他的发情期向来是由姜维帮他度过的。
所以七年以来的临时标记,双方的身上早就带着彼此的气味。
“骗我有意思吗?”
钟会这时直视的问着姜维,又问了一遍。
“抱歉。”
姜维垂下眼眸,想来想去,千言万语只能汇聚成这二字。
发情期的omega情绪极其容易波动,听见姜维的回答后,钟会身体明显一怔,开始变得颤抖,快要崩不住般,双眸里似是有眼泪在酝酿,姜维手中犹豫了一时,最后还是把钟会圈入了怀中,抱紧了他。
这时他钻出姜维的怀抱,泪痕挂在脸上,通红的眼眶,好像受了极大的委屈,姜维看着他的表情突然心揪的疼,他扶上钟会的脸颊,安慰般的帮他把眼泪擦干,没有犹豫,直接上去亲吻了钟会。

链接: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57136333583855

评论(17)
热度(93)
失我长城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