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所闻而来

【贾郭/姜钟】河南大学的浪漫故事番外②

其实本来就有这脑洞,只是懒得写……不过有小可爱也想看,所以说还是填上吧!
-----------------------------------------------------------------------------
贾诩看着校门口的大牌子,有些感慨。
感慨于他毕业将近十年,这破比学校真的跟他毕业哪会儿一点变化都没有,还是那么破。
他其实没想着那么高调的,毕竟他是个假冒替郭嘉来上班的,太高调真的不太好。
不过就他不想高调也有点难,这学校一片子学生试问哪个没去小吃街吃过饭的?而且又因为这几天跟郭嘉那破事,好像一众学生还把他以前是这学校的老底以及各种光荣事迹给翻出来了。
这不刚没走几步就有人来叫他的。
“哎,老板!”
贾诩循声一瞧。
眯眼。
得,是前几天赊他啤酒钱,到现在还没还的。
“酒钱呢?”他两手指夹着烟朝他一指,露出一个在不还钱就等着瞧的表情。
“对不住对不住,给忘了。”那学生恍然大悟一拍脑袋从兜里掏出手机,“我还没老板你微信呢,加下。”
贾诩抽了口烟,想想,突然没头没尾问了一句。
“有郭嘉微信吗?”
“有啊。”那人点头。
贾诩也点头,弹弹烟灰:“那你直接给他就行了。”
“哈?”
贾诩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留下个背影,没回一句话。
走了没几步,又来一个跟他搭话的:“老板,怎么来学校啦。”
“我来视察一圈。”贾诩叼着烟顺口回话。
“老板,你这是来母校看看啊?听说你真的是从我们学校毕业的,然后上剑桥去了?”
贾诩转过身朝学生点点头不否认。
一路上跟他聊天的人不断,他边说着边朝着主教学楼走去。
他还记得主教学楼正门口左排第二棵树底下,他还跟郭嘉接过吻。哎哟,你看现在这树底下就有对手拉着手突然就亲起来的。
年轻人啊……
贾诩打了个哈欠,匆匆绕过,装作自己眼瞎。
郭嘉现在上课的教室,就是他以前上课的教室。变得就是他从学生变成了老师。
这教室他来了无数遍了,甚至可以说跟他去自个儿专业教室的次数还要多。
因为郭嘉上课,课上到一半郭嘉就饿了,贾诩只要没事儿,郭嘉就给他打电话让他来送东西吃。
有的时候贾诩自己在他那个出租屋里做完送,有的是他在外面买过来送给郭嘉。早上还好买点外面小摊卖的鸡蛋饼,火烧啥的,给他垫垫肚子,下午到晚上的课就不对了,真的可以说是啥都送过,记得最牛逼的一次冬天,天寒地冻的,破学校暖气也好死不死给坏了,郭嘉吸着鼻涕可怜兮兮的就打电话给贾诩说天好冷,要吃火锅,贾诩想也没想也就给他掂过来了,那次火锅是吃的真香。
郭嘉吃饭吃的慢,然后屁话又多,中间课下休息就十来个分钟他根本就吃不完。贾诩于是就留在那跟郭嘉一起吃啊,然后无聊他就坐在一边听然后他就陪着郭嘉吃啊吃啊听啊听就听了一年多,所以他那一嘴假新疆话就是从这学来的。
一开始郭嘉还能挡着本书给人老教授一点面子,后来自个儿都嫌烦,连表面功夫都不做了,直接光明正大的挡也不挡在课上吃东西。
一边吃一边听,带劲的很。
这是郭嘉原话。
老教授也是没法,谁让郭嘉脑子聪明,学的好,考试没人考的过他,专业门门都考第一,成绩摆在那儿,你能不让人家吃?再说人也除了上课吃东西外也真没其他事儿了。
人老教授见怪不怪随他去了,可纪检部的却是天天找他茬,郭嘉一来二去的也就习惯,都有应对套路了。
如果是男的郭嘉就每天都是对着纪检部装模作样,痛并思过,说下次绝对不会了,要是女的……郭嘉就给人抛媚眼。
反正最后结局郭嘉到了毕业也是一点事儿都没有。
贾诩边想着边走进了教室门,里面人乌泱泱的一片,的确让他吓一跳,然后他又些怀疑的往后退了一步,看了看班级的牌子,没错啊。
不过……这破语言学什么时候那么多人来学了?
他心里琢磨着走进了教室门,来到了讲台前,然后打开立式话筒的开关,把高度调到适当的位置,一手扶着话筒线,一手撑着讲台。
“上课。”
突然一片寂静。
三秒后,炸锅。
有的是莫名其妙的开始爆笑,有的是一脸惊讶张着个嘴,有的是已经拿手机拍小视频了。
“上课呢,”贾诩拍桌子,“笑毛笑啊,一个个都给我安静点。”
没人听他话。
这时一个笑的最欢的边笑边道:“老板,不是,你个资本商装什么人民教师啊,我们郭老呢?”
贾诩找了个凳子搬到讲台旁翘好二郎腿,把麦拿在手里,一点也不避讳:“你们郭老在家睡大觉,他让我来替他给你们上堂课。”
这话一说出口下面更是一片哗然。
“老板哎,你有教师资格证吗?”
贾诩看了眼他:“没啊。”
口气特别拽特别理直气壮,全场倒喝彩。
这时又有一个女生突然站起来手作喇叭状喊到:“老板,这身西装特衬你,帅呆啦!”
“有眼光。”贾诩翘着椅子,朝着那女生大手一挥,“回头过来吃饭给你打折。”
这时又有人插话了。
“听说老板你我们学校毕业的,还有跟郭老师那些事儿……真的假的?!”
贾诩一听笑了,拿了根粉笔掰着玩。
“你们不都全扒出来了嘛,还有啥好问的。”
“哟————!!!”
全场一起惊呼声喊的那个响彻云霄啊。
“得了啊都。”贾诩起身朝班级拐角处拿了一次性纸杯,喝了口润润嗓子,又走到讲台前把杯子放桌上,“都低调点,别搞得我跟个传销头子一样,再吵就把校领导吵来了啊,回来我跟校领导大眼瞪小眼的,你们郭老就要被炒鱿鱼了。”
“好!知道了!”
得,更响了。
底下更是叽叽喳喳个不停,吵的他想骂人。
贾诩扶额,他拿起话筒对着嘴开始大声嚷:“我那学弟说你们这群兔崽子都挂科,真特么没差啊。”
“噫——学弟哦——”一部分听这贾诩这样称呼郭嘉直呼yo~。
另一部分直接对贾诩说他们挂科表示强烈的不满:“屁咧,哪儿有啊,他肯定又在吹皮了,他这课就跟听相声的一样,根本没一个人早退睡觉的,一个都不挂的好嘛!”
贾诩看了看满满当当的人,就觉得底下学生就跟一只只麻雀一样,突然心累,郭嘉他妈到底是怎么上课的?
他走下讲台,随便拿了本书翻了翻,有气无力:“你们按书上还是咋的?”
“随便上。”
贾诩黑线。
“……都给我讲清楚点。”
“就那个意思,郭老虽然每次都做ppt,但挂出来第一页个标题就没翻过了,然后黑板也不写,就靠个嘴皮子讲一天。”
贾诩活动了下脑壳想了想理解了:“就是用希伯来语给你们讲单口相声?”
底众学生下细想了一番,无法反驳,于是都点头。
贾诩看了看自己两手空空,也只能学郭嘉这套路。
这钱那么好赚?
“行,我也这么给你们上。”
说相声嘛,他也会。
“贾老师,得用希伯来语啊。”一个人调侃道。
贾诩自信笑,比了个明白的手势,对上话筒就叽里呱啦讲了一大串,语法语调一点儿都没错,底下直接震惊惊呆。
谁说搞餐饮业的都是暴发户的,站出来。
贾诩满意于他们的呆愣表情,继续噼里啪啦跟连珠炮一般讲啊。
希伯来语中夹杂着标准的英式英语,英文中又夹杂着中文顺带着两句甘肃方言。什么心理学啊,金融学啊,餐饮学啊啥都讲布拉布拉的,都不带停的。
说的比唱的都好听。
贾诩讲的口干舌燥,嘴巴发干,歇下来,喝了口水,扫视一圈就发现底下人还是张着个嘴,呆若木鸡。
这个老学长怎么那么会侃。
“都傻了啊。”贾诩笑道。
最后的结局就是他讲到正兴头,然后突然有一阵铃声就特别扫兴的响了。
他抬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音响,问:“下课了?”
众人傻乎乎的点头。
“行,都吃饭去吧。”
贾诩点了根烟,转身就走,可走到门口他又转回了头。
“好好学啊都,”他扶着门框叮嘱,“还有别欺负你们郭老师,不然跟你们没完啊。”
-END-

评论(14)
热度(63)
失我长城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