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所闻而来

【贾郭】前夜

火凤向,三哥出山的前一晚,没粮我自己产!反正不知所云,想写就写了!而且好久没写一发完了!超爽!
纯师兄弟情,而且这个嘉有些闷,有可能性格大家会感到ooc,不过我是这么觉得出山前的嘉应该就是这幅模样。好了就这样√
------------------------------------------------------------------------------------------
夏日炎炎,月明星稀,蝉鸣更是叫的让人心烦意乱,床案上摆的汤药早就被搁置的冰冰凉,郭嘉穿着里衣躺在床上,严严实实的缩在被窝里,看着窗外的夜空。
“就知道你还没睡。”
一声话语,拉回了郭嘉的思绪,来者推开他屋子的门,与此同时一股醇香浓郁的酒味入了郭嘉的鼻里,闻见这味,郭嘉便侧过头笑了。
“还笑。”贾诩迈着步子走到他的床边坐了下来,把拿来的酒跟汤药搁在了一起,“我这送别宴,你没来都不成回事。”
郭嘉不以为意的一耸肩,朝着贾诩丝毫没有歉意的笑了笑,可脸色却是突然一变,猛咳了起来。
“没……咳…没…事儿……咳咳……”
郭嘉撕心裂肺的咳嗽声,贾诩早就听习惯了,从他这师弟进了水镜府,他就没见郭嘉身体真正的好过几天,从小都是这样,整一个药罐子,一发病一定得吃药,不然好不了,久而久之,郭嘉这身上也是散发着草药味,甚至连呼出来的气都微微带着。
贾诩叹了口气,给他倒了杯热水,顺道帮他拍背。郭嘉把一杯子的水喝完后,嗓子舒服了许多,不咳了,他便抿了抿嘴,把酒斟在了陶碗里,一只握在自己的手里,一只推给了贾诩。
“敬师兄。”他举着酒盏。
贾诩接过,跟他碰杯。
“先说好,喝完就把药给喝了。”
“……行。”
郭嘉撇着嘴答应,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酒香却并不浓烈,反而带着丝甜味。
他放下酒盏,看着他这将要出山的三师兄。
“还是准备投董?”
忽明忽暗的油灯闪烁,使他看不清贾诩的表情。
“出门在外靠老乡,我那义兄邀着我去,再说……”贾诩停顿了下,有些怅然,“这世道投奔谁又有何区别。”
董卓残暴,善弄权计,只是天下早已大乱,各路诸侯同样皆是各怀鬼胎。所以哪位能施展自己的才华,哪位便是明主。
黑暗兵法,董卓的确是不错的选择。
没错,还不如投个最“恶”的,好把这天下搅的更乱,连个外表都不剩。
“先乱后治。”郭嘉点头笑着又倒了碗酒豪爽的一饮而尽,“那老弟祝你一切顺利。”
“那你呢?”贾诩撑着头看他。
“嗯?”郭嘉放下酒盏。
“我出山后,下个就是老四你了。” 他静静的看着郭嘉,等着他的答复。
郭嘉一愣,随后无所谓地笑着:“我当然肯定跟着三哥你啊。”
瞬时黯淡无光的瞳孔,隐藏不住他没心没肺笑容中的落寞。
水镜府所有师兄弟中就属他跟郭嘉关系最好,病痛宛若寄生虫,啃噬郭嘉的身体,更是吞噬着他的思想,这是他贾诩所亲眼目睹的。
他这病弱之躯早就把他曾经对天下的斗志磨灭的快要烟消云散。从何开始的?贾诩忘了,他只知道现在的郭嘉要死不活,准备被药吊着过尽一生。
可这名为天下的舞台怎能没有他的身影?
“……咳咳……咳……”
郭嘉又开始咳了,他感觉不对于是紧捂住嘴,松开手后,就见那血滴如朱砂般,在他手掌中正轻轻绽放。贾诩见此没说话,只是站起身去把汤药给温热后,拿给了郭嘉。
“你说……我还能活多少年?”他没有接药,却是朝着贾诩苦笑。
“能活一百年。”贾诩边说边给他找来了手帕,拉着郭嘉的手把他手中的血迹擦的不留一丝痕迹,力道大的恨不得把郭嘉的皮给擦破。
“开玩笑……”他静静注视着贾诩轻轻喃喃道。
“那就在活两百年。”最后他给郭嘉擦了擦嘴角旁边给带出来的,乘着郭嘉愣神的功夫,不容郭嘉拒绝,他便把药给塞进了郭嘉的手里。
“是啊……活他个两百年……”
郭嘉笑着接过,一蒙头把药灌了下去。苦涩的味道充斥在口腔中,无论喝过多少遍也不会习惯这种味道,给自己倒了杯水后,这才冲淡了口中的苦味。
贾诩随后帮郭嘉把一切捯饬好,把油灯给弄灭,这才躺到了郭嘉的边上。
“往里去点,我今天在你这睡。”
刚进水镜府的那时候,郭嘉还小,三个师兄在他的上头,也就奇了怪,他谁都不跟,就跟贾诩,小时候他可爱的紧,就跟在贾诩后头,一天到晚三师兄前,三师兄后扯着软软的嗓子叫着,贾诩也不嫌他烦,也是郭嘉那时候是真的软萌,讨人喜欢,所以贾诩经常抱着他睡,或许是因为贾诩是西凉人的原因,郭嘉总觉得贾诩体温比别人热了好一番,当时他钻在贾诩怀里暖烘烘舒服的紧,因此很快就能入眠。后来慢慢长大后,当然也就没那么黏贾诩了,仔细想想他是好久没跟贾诩同榻而眠过了,但这转眼间的,同榻而眠之时却也是两人要离别之时,以往在水镜府生活的往事虽是历历在目,却也如过往云烟。
这之后也是不知何时才能在相见啊……
郭嘉想到此处心情有些怅然。
夜已深,贾诩今天就要早起赶路,最近天热的紧,而且贾诩本来就是个热源体,郭嘉翻来覆去的也是睡不着,他透过月光看着贾诩静谧的侧脸,看见贾诩的额头处微微出了些薄汗,于是就拿了把蒲扇,躺在他一边给他扇了起来。扇到最后扇累了,自己也开始打哈欠,迷迷糊糊的也就入了眠,他也没睡多少时候,等他睁开眼起身之时,夕阳也就刚刚升起,天空仍是深蓝色的,贾诩这时已经把包袱全全装在马上,准备下山了。
他没想着唤醒郭嘉,因为郭嘉看起来睡的很熟,不太忍心,因此他看见郭嘉只是穿着里衣站在他屋子外时,微微一愣。
“穿那么少,别给惯着风了啊。”
“没事,天热。”郭嘉淡然的笑着,静静的站在门槛边看着他。
“那我走了。”贾诩牵着马往前走了几步,又想到了什么于是又转过身朝着郭嘉道,“哦,没我养着,你别饿着你那群傻鸟。”
郭嘉愣了愣,想了一番,这才后知后觉,贾诩说的是他那群乌鸦。
“知道了,知道了,你赶紧走吧。”
贾诩深深看了郭嘉几眼后这才头也不回的往山下走去,郭嘉目送着他的背影,等到几乎快要看不见之时,他却轻轻出了声。
“三哥,一路顺风。”
-END-

评论(2)
热度(49)
失我长城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