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所闻而来

【贾郭/姜钟】河南大学的浪漫故事⑩(完)

我终于写完了,写完这篇完全无大纲,完全意识流的文!(虽然这个结局并不满意_(´ཀ`」 ∠)__  你走!姜钟番外已经在肝了,很快就能肝出来!)我这个人是个严重拖延症患者,天天嚷着要日更,可最后每次都还是一个星期更一次,搞的好像我现实中很忙一样……其实并不是。
所以很感谢大家能够看到我这篇文啊,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我都有看到,如果要没这些我真的不可能给写完……
所以嘛最后最后还是给大家深深鞠上一躬,在此谢谢大伙们啊!!
------------------------------------------------------------------------------
看着郭嘉满怀期待的眼神,贾诩摇头笑了。
“上来啊。”他转过身。
答应的那么爽快,郭嘉一下没反应过来。
“傻了?”
“哪儿能啊。”郭嘉回过神一笑,一跳便骑到了贾诩身上。
“你悠着点儿。”贾诩调整好姿势,轻轻松松的把郭嘉背在了身上,走进了电梯。
“21。”
郭嘉伸长胳膊一按。
楼层数一层一层的加着,郭嘉定定的数着。
“哎。”他突然拍了拍贾诩。
“干嘛?”
“你说这电梯开门然后门口站着个打劫的你怎么办?”
你说他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贾诩想也没想便答道:“当然是把你交出去。”
叮——
电梯门开了后贾诩便背着郭嘉走出去,可把郭嘉放下来后,郭嘉却依旧是死皮赖脸的勾着他的脖子。进门时愣是贾诩把郭嘉给拖进去的。
郭嘉先洗的澡,贾诩后洗。
贾诩从浴室出来,穿着睡衣边打着哈欠坐到了沙发扶手上斜着身子看着闭着眼睛的郭嘉。他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后便起身回卧室给郭嘉拿了条毯子轻轻给他盖在身上。
“嗯……”郭嘉单手揉了揉眼皮伸了个懒腰毯子耷拉在他的腰间。
“弄醒你了?”
“没有……哈……”郭嘉捂嘴打了个哈欠,困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他晃了晃脑袋,坐起身子,“本来也就没睡着。”
他抱着个呆坐了一会儿,随后以有求于人的眼神看向贾诩,开口道:“你这有泡面吗?我饿了。”
好了伤疤忘了疼,说的就是这人。几个小时之前疼的死去活来,现在全特么忘了,合着医生说的话就等于放屁。
“郭嘉。”贾诩气极反笑,“你是嫌你命长是吧?”
他是很少露出这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但只要一出现这种模样,就代表他马上要光火。
得,惹他生气了。
郭嘉不想去触这个霉头,贾诩要真发火,那他真的是小命不保。
不就一天没吃饭嘛,在过一会儿就能吃了。
“哈哈。”郭嘉装傻,“我不就说着玩玩的嘛,医生的话我哪儿能不听啊,你说是不是,你看你这张脸严肃的,赶紧睡觉去吧。”
他边说边把拖鞋穿好,站起身朝着卧室方向走。
“你睡床?”贾诩出声跟了进去。
“不行啊。”郭嘉动作很快,贾诩进去后就见郭嘉已经是趴在床上了。
“行啊。”贾诩边说边从柜子里翻出套被子,“那我睡沙发。”
“别啊。”郭嘉一听自己便是一个翻身坐起。
“你管我。”
“那干嘛不一起睡啊。”
贾诩被他特别应当的口气逗笑了。
“郭嘉。”他看着他道,“你说说咱俩现在算什么关系?”
“……”
这话算是问住了郭嘉,言下之意,这话言下之意就是咱俩睡一起你难道不觉得尴尬。
郭嘉低着个头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大半个脸,贾诩见他不说话正准备抱着套被子睡客厅去了,意料之外,郭嘉却是拉住了他胳膊。
他转过身就看见郭嘉却是笑嘻嘻的看着他。
“贾文和,你问我咱俩现在是什么关系是吧?”
郭嘉说完便一使劲把贾诩拉倒在了自己身上。
郭嘉的眼睛很亮,睫毛很长,郭嘉在笑,病态已经可以说是白到透明的脸上带着笑容,却是笑的明朗又好看。
“我要亲你。”话语仿佛在说坚决的誓言。
肯定句,他就没想着贾诩答应他,因此是理所当然的亲了上去。
说实话,贾诩觉得这久别的吻接的十分糟糕。
应该是郭嘉生病的原因,贾诩总觉得郭嘉嘴里有些发苦。再说郭嘉口口声声说是亲还但不如说是咬。
咬他的舌,咬他的唇。
郭嘉抚摸他后颈的手指在发抖,他能感受到。
贾诩知道他紧张,但又觉得他这事儿做的特傻。
贾诩侧过头,从郭嘉的嘴上离开,坐回床上,撩头发看着郭嘉笑啊。
“不是。”他撑着额头捋了捋头发盯着郭嘉直勾勾地看,“你强吻我干什么?”
郭嘉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他这话问的更是让他不自在,他抓了抓头发,本就如鸡窝般的头发就更乱了。
他觉得贾诩这话问的特别弱智。
你问为啥亲你。
我他妈喜欢你才亲你啊。
“问你话呢,我让你亲了吗。”
郭嘉看他笑的,感觉自己被侮辱了,于是踹了他一脚。
“笑笑笑,笑你二大爷啊。”郭嘉被他的话弄的烦死:“他妈我亲你你刚不也没躲吗?”
躲?
我特么能躲得过?
贾诩撇嘴露出嘲讽的神色。
郭嘉看他那样,很想打他,因为恼羞成怒。当然他也这么做了。可贾诩却是根本没想着跟这个刚从医院里出来的病号打架,这太他妈胜之不武了。
“行了,你赢了。”贾诩躺在地板上却是以俯视的眼神打量骑在他身上的郭嘉。郭嘉不服气啊,他放水,因此又掐了贾诩脖子两下。
“咳咳……”贾诩赶紧拉开了郭嘉那看起来极具欺骗性瘦到一点力气都没的手,“你他妈下手能不能有个轻重?”
郭嘉被贾诩抓住的手到是老实了,但却是依旧骑在他身上,没有丝毫要动的意向。贾诩是越看越觉得这姿势不对,因此眯眼打趣道:“您老这是准备跟我来一炮?”
郭嘉先是一愣,但很快那浪荡的笑容便从嘴角翘起。
“是啊。”他笑着说,“操不操?算今天晚上给你的犒劳费。”
贾诩这可是玩笑话,虽说他俩现在暧昧不清,看起来上床是个证实的好机会,可是光从郭嘉刚从医院出来这一点,无论如何现在他也不会跟郭嘉做爱。
尽管郭嘉从内到外穿的全都是他的衣服。
“……你先给我起来。”贾诩有些后悔自己刚说的话。
“不要。”郭嘉拒绝的一点儿都不拖泥带水,“你先说做不做。”
“不做。”
“为什么啊?”郭嘉戏谑的瞄了一眼贾诩已是起反应的下体,“你不硬了吗?”
“那又怎样?”贾诩挑眉笑着道,并不觉得尴尬。
“……”郭嘉吃瘪不知道该回些什么好,再说下去就好像自己是求着贾诩操他一样,所以也只好揉揉鼻子,悻悻起身坐回床上,看着贾诩走到门前的背影,可还是忍不住挽留道。
“……你也别睡客厅了。”
彼时贾诩的手已经扶在门把上,听到郭嘉跟他说话于是转过身,郭嘉正耷拉着脑袋没什么精神正可怜兮兮看着他。
唉……
“行。”贾诩无奈躺到了他的身边。
四点半了,郭嘉仍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二十四小时之前他还在想如何跟贾诩相处,二十四小时之后他就跟他睡一起了。
意料之外,但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能别动了吗。”贾诩转过身看着郭嘉。
“……我睡不着。”郭嘉对上贾诩的视线,委屈撇嘴。
“你现在睡还能睡个三个钟头。”贾诩嘲道。
“哈?”郭嘉不解歪头。
贾诩挑眉:“你今天不上课?”
哦对。
他还得跑到学校去上这没人听的希伯来语课。
贾诩若是不提这事儿,他早就忘了。
“我不去了。”郭嘉把被子一裹,闷头,那说话语气说的跟平常吃家常便饭样,“爱特么谁上谁去上,反正他妈没人听。”
“你上课会没人听?”贾诩不信。
“有人啊,坐的满满当当的,到考试全挂的那种。”
贾诩笑他:“那你就不去上,已经做好喝西北风的准备了?”
“我要真喝西北风,就怪你。反正到时候我不管,我就赖在你这了,你养我。”
贾诩对他这强盗逻辑也是没话讲,正在心里吐槽呢,郭嘉却是突然把被子一掀。见他眼睛亮闪闪的,贾诩知道他没什么好事儿。
“你替我去上吧。”他说。
“凭什么?”贾诩笑了。
这时郭嘉放大的脸印在他的眼中,他道。
“凭你是我前男友。”
又是陪他上医院又是接他回家又是接吻又是要上床的。
得,接下来又是要替他上班了。
他这前男友简直敬职又敬业。
这事儿要搬出去说,都能给他颁一面锦旗。
贾诩现在心里满满都是对他的槽点。
“我有什么好处吗?”他问。
郭嘉转了转眼珠子,随后便说:“那你这是答应了啊,你可别反悔。”
“……”
不是,我说过答应他了吗?
“干嘛啊。”郭嘉刚躺下闭上眼,就被贾诩拉了起来。
贾诩问他:“你那课怎么上的?”
郭嘉看他的眼神变得有些不可思议:“你真……准备去?”
“不然呢,现在这大早晨的,能找谁替你去上课?”贾诩边说边把他左手背上贴着的胶布撕下团成团扔进了垃圾桶,“所以你就躺在家里睡觉吧。”
郭嘉现在感动的以至于有些说不出话。
朋友关系?太过了啊。
贾诩到现在虽然是没说过一句表达他对郭嘉爱意或是关心的话,但却从他种种行为中早就表露可以看出来了。
郭嘉细想了一番,可算是想个明白了。
哪儿需要那种我爱你、我喜欢你诸如此类无力的话语,这人搁这不就行了。
郭嘉收敛起他那些心思,朝着贾诩依旧说着大话。
“你把你那剑桥毕业证撂那儿,跟他们吹牛逼就完事儿。”
说的跟真的一样,贾诩不信也得信。
“行,知道了。”贾诩又想了想觉得还是问清楚比较好,“校长现在谁?不会找你事儿吧?”
“没事,不会的,我跟他关系挺好,还经常到他家去蹭……”郭嘉突然顿住,发现自己说错话了。
“谁啊?”贾诩抓住他眼里闪过的一丝慌乱,便知道他在藏话。
郭嘉想想,发现自己藏也藏不住,一会儿贾诩去学校一打听不都知道了。
“曹操。”他没敢看贾诩的眼睛,但却说得坦然。
贾诩听到这两字脸上明显一愣。
“……他当校长了?”直到最后才憋出这不痛不痒的一句话。
这事儿说起来也复杂,曹操跟他俩上学那会儿是副校长。那时贾诩因为些事儿跟他有过过节。但郭嘉那不一样啊,曹操跟郭嘉关系好得很。所以真要说的话,他俩分手原因也有些在里面。
“……是啊。”郭嘉又把自己埋到被子里,想打自己的脸。
真特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别捂了,回来脑缺氧。”贾诩掀开被子笑着看他,“等会儿万一又要进医院我反正不管了。”
说实在话,贾诩听完名字一愣后,倒是心里真没有啥反应。
那都以前的事儿了,现在又无仇无怨的能有些什么。
“我的学弟啊。”贾诩看着郭嘉打量他乱瞟的眼心里笑死,之后便是下意识的抱住了郭嘉,“你就别乱想了。”
郭嘉被他这一柔声的学弟叫的有些发懵,脸上蹭的一下子就开始发烫发热,也亏贾诩抱着他,要是被贾诩看见,止不住一顿嘲笑。
你说这让谁睡得着,但他那学长却是很没良心的抱着他就睡了。郭嘉是看着太阳是怎么从东边一点一点升起,然后是看着贾诩是怎么七点钟准时醒来,换好衣服,洗脸刷牙,去做早饭的。
贾诩穿了套西装套,搞的很是人模狗样,斯文败类,准备跟郭嘉那一片儿学生吹一上午牛逼。
“嗯,很好。”郭嘉顶着个黑眼圈,叼着贾诩刚做完的三明治竖起了大拇指。
也不知道是说贾诩帅呢,还是说他做的吃的好吃。也或许是两者都有。
“知道就行。”贾诩摆弄个手机在那里发消息。
“你在干嘛?”
郭嘉凑过去把三明治递到他嘴边,贾诩边发着消息便咬了口。
“跟店里的说一声,老子今天心情好,给他们放一天假。”
郭嘉又给他递过去牛奶,贾诩接过便吨哒了好几口。
贾诩喝完便是急急匆匆的放下玻璃杯。
“那我走了。”他说,“你慢点吃,吃完再去睡会儿。”
郭嘉点点头示意明白。
“哦,还有。”贾诩彼时已经站在鞋柜前换鞋。
“怎么啦?”郭嘉侧过头看贾诩,就见他晃了晃手里的钥匙。
贾诩对着他笑着道:“你要回去开锁的时候,别忘了再配一把我家的钥匙。”
“啪”的一声,那钥匙便扔在了门口的柜子上。
“你留着。”
-end-

评论(23)
热度(67)
失我长城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