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所闻而来

【贾郭/姜钟】河南大学的浪漫故事④

我也想做个日更大佬,可是这简直要我老命_(:D)∠)_
这章没有贾郭只有姜钟。贾老板没出场,嘉嘉光发酒疯,哦,还有,这个姜会跟会吵架。
----------------------------------------------------------------
不生气……
我不生气………
钟会安慰自己。
姜维是想把郭嘉给扒拉下来啊,可郭嘉呢?
他发觉姜维要把他拉开更是死拽着不放手了。
“你干嘛?”那声音听起来还挺委屈。
姜维面色铁青把郭嘉抓住他的手给硬掰了下来乘他木然之时赶紧站起了身。
“郭老师,”他正色道,“我不是……”
郭嘉插嘴:“你……叫我……我……什么?”
他眯起眼睛盯着姜维,因为醉酒的原因说话都不太利索,脸上也因为酒精的原因带着异样的潮红。
“我……”
“……你以前可不是……可不是……嗝……这么叫我的!”郭嘉突然嘶哑叫道。
姜维嘴角忍不住抽搐。
喝醉的人有多不可理喻,他今天是认识到了。
郭嘉此时踉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脚上一个不稳这一下又倒在了姜维身上。
刚才这一系列的动作全被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钟会全收在了眼里。
他现在心里是止不住的冷笑。
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姜伯约,你让开。”他幽幽出声。
钟会那张脸现在就跟别人欠了他二五八万似的,他先是往四周扫了一圈,最后视线锁定在了茶几上。
姜维心道不好。
果然钟会一把抓起茶几上的玻璃杯,毫不犹豫的朝郭嘉泼去。
那水冰凉冰凉的啊,郭嘉被激的直打哆嗦。
钟会冷眼对着郭嘉问道:“爽吗?”
姜维看着钟会不禁微微蹙了蹙眉。
郭嘉神志不清的伸出手把脸上的水给抹掉,又揉了揉太阳穴以此来扼制住呕吐的欲望,随后又抬起沉重的眼皮瞟了钟会一眼后又瞅了瞅姜维。
钟会见状立马挡住了他的视线。
“你看屁。”他口气不善。
郭嘉眯了眯醉醺醺的眼一把把钟会给推开,勾住姜维的手臂,宣示主权道:“我看我对象,关你个屁事。”
……
你对象?
真他妈见鬼了。
钟会一个转身走进了厨房。
姜维看着钟会翻箱倒柜的背影,便猜到他肯定是去找一把合适的刀。
一点都没错,钟会他掂着刀子走了出来。
手中的那把菜刀随着灯光的反射显出锋利的光芒。
姜维突然觉得头涨,倒也不是怕他把郭嘉给砍了,料他也没这个胆。
只是觉得钟会这样做的有些过头了。
跟个神志不清的酒晕子值得这样吗?
“士季啊,你把刀放下。”
钟会见他神色认真的紧不禁觉得好笑。
“怎么?”
姜维指了指郭嘉。
郭嘉不知道啥时候又倒地上去了,此时此刻正蹲在地上翻来翻去找酒呢,又发现全是喝空的瓶子,丧气的坐在了地上。
姜维的那个意思就是说郭嘉现在喝醉酒说的话干的事儿根本不作数真的没必要当真。
钟会正想怼回去,郭嘉就跟故意的一样,在这个节骨眼他又开口了,就见他可怜巴巴的看向姜维说:“学长……没酒了……”
姜维脸都变紫了。
“姓郭的。”钟会嗤笑一声蹲到了郭嘉面前后又把菜刀指向了姜维,“你好好看清楚他是谁。”
郭嘉眯起眼睛抬起头瞄了瞄姜维。
“郭老师,”姜维强扯起了一个笑容,“我是姜维。”
“哦……”郭嘉了然的点了点头。
姜维也是无语。
刚一口一个学长叫的那个亲热叫外面的人来看看绝对以及肯定都说他和郭嘉有一腿。
他这还等着郭嘉下文呢,至少也是得道个歉说声对不起,就因为他搞的他自己跟钟会现在闹脾气。可谁知郭嘉就跟个没事人一样,现在开始坐在地上开始发呆,眼睛一眨一眨的,头一点一点的,看起来就快睡着了。
这尴尬之际,郭嘉突然睁开了眼,就听他“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手掌,打破了这僵局。
他又要做什么鬼?这是姜维的第一反应。
郭嘉做出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他指着姜维又朝着着姜维说:“对……对对!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小崽子的男朋友!”
“你骂谁呢?!”
钟会恼了刚想骂郭嘉个三百回合,就见他特别会保护自己般,瘫倒在地上了,现在还眯着个眼扯着个嗓子直嚷嚷要酒喝。
姜维叹了口气最后还是把他从地板上拉起来搬到了沙发上。
呵,真是贴心啊。
钟会那个气,他等都不等姜维直接夺门而出,这里姜维一个抬头便是连他人影都见不到了。
这还得了,姜维是连忙追了出去。
“士季,你停下。”他跑到钟会身边拉住他胳膊。
“别碰我!”
钟会瞪了姜维一眼又甩开了姜维的手二话不说走的飞快。
你说他好不容易拉下脸皮子关心个人吧,这下搞的又不开心。
钟会这一肚子火憋着怎么可能不会迁怒于姜维?
姜维在他的后方不紧不慢的走着,见钟会停下脚步杵在前方等他,不免加快了脚步走到他身边。
姜维在他的身边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牵起了他的手。
谁知钟会是毫不犹豫的挣开了他。
那被挣脱出的左手根本不知该放在哪里,显得姜维十分困窘,但这也仅仅是在一瞬之间,随后姜维便从容不迫重新展露出笑容,只可惜没有丝毫的温度。
钟会心里咯噔一下,可他没有表现出来。他就偏不信那个邪,就倚仗着姜维从未跟他发过火的底气,他仍是对姜维的窘迫嘲弄般的笑出了声。
“你去哪儿?”姜维站在原地没动。
钟会翘了翘嘴角说:“不关你事。”
是人都会有脾气,姜维又不是神仙。
他素来理解钟会,因此逐渐逐渐的好像迁就钟会就成了理所当然。
今天这事他是真的烦,郭嘉把他当成贾诩你以为他乐意?
真的,只要钟会能够体谅他一点,说一句不是风凉的话,他也不会向钟会发火,可钟会没有。
因此挽留的话并没有如期而至的到来。
“好。”姜维笑了笑,笑的一如既往的温柔,“你先回家。”
“我去外面住。”
“回家早点睡。”姜维给钟会拉上外套的拉链后又朝钟会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钟会错愕的神情他全当未看见。
姜维的步伐一如既往的不急不慢,钟会站在原地直到姜维的身影从他的视线中完全消失之时他才缓缓回过神。
这是……生气了?
他后知后觉。
-tbc-

评论(2)
热度(38)
失我长城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