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所闻而来

【贾郭/姜钟】河南大学的浪漫故事③

军师联盟没我太尉?我笑了,脑补三哥在剧组喝茶吃瓜看戏。
三哥:来来来坐,吃瓜吃瓜。
三哥:啧,司马懿抢我台词。
三哥:老四你跟隔壁姓孙的串戏了。
三哥&老四:哎呦,二师兄你这个头献的厉害厉害。
------------------------------------------------------------------------------
贾诩回到家后,见到的郭嘉与往日没任何区别,依旧是懒洋洋的在沙发上窝着拿着罐啤酒看电视。
等他换好鞋抬起头,就见郭嘉正侧着个头盯着他看,桃花眼一眨一眨的笑意满满。
贾诩也笑了:“我知道你想说啥。”
“噢?”郭嘉挑眉。
贾诩拖着拖鞋走到了沙发旁,居高临下的看着郭嘉。
“想问我觉得你唱的怎么样,是吧?”
郭嘉点了点头,就差把求夸奖三个字写脸上了。
“那好,我跟你实话实说,你也别生气,”贾诩笑着俯下身拿走他手中的酒,“唱的跟你之前那五环之歌好不了多少。”
郭嘉一听瞬间不高兴了。
“你别喝。”他垮着张脸把酒夺了回来。
“啧。”
郭嘉骂他:“老子唱的那么感人,我自己都快感动哭了,你就这样打发我?”
贾诩无辜:“我哪儿有啊,不跟你说了吗唱的就那样。”
郭嘉眯眼。
贾诩也眯眼。
“没跟你说笑。”
贾诩翘了翘嘴角,坐下来后,直接对上郭嘉热切的视线,就见郭嘉转了转眼珠子,胳膊一伸,手便勾住了他脖子,上身又微微往前一靠,两人便这样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那歌是唱给你听的。”郭嘉凑在他耳边轻声道。
贾诩当然感动。
没心没肺自我为中心的活了二十多年,现在有个能那么喜欢你,你说能不高兴吗?
贾诩在他耳垂上咬了咬。
郭嘉眨了眨眼,了然的笑了。
“那你到底是答应没啊。”
以往清亮好听的声音现在带着些低沉又带着笑意,迷醉的酒香气伴着言语慢慢传入了贾诩的感官中。
贾诩轻笑出了声,伸出手轻轻穿过了郭嘉柔软的发丝。
嘴上的温热便从这一瞬间传来。
郭嘉闭上了眼睛,主动回应了这一饱含爱意的吻。
吻的即热烈又缠绵,熟练的根本就不像他们第一次接吻。
郭嘉先败下阵,一吻结束后,他是喘的上接不接下气。
“弱鸡。”贾诩嘲笑。
“你也没好到哪儿去。”郭嘉他边说还故意舔了舔自己的下唇。
贾诩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你别勾引我。”
郭嘉嗤笑一声:“我就舔舔,没给你看。”
“我是个正经人。”贾诩正色。
郭嘉闻言很不给面子的笑出了声。
“笑屁。”贾诩就跟看透他心思般,“我看你被亲的也挺爽。”
郭嘉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嘴。
“想吃啥咱一会儿出去吃。”
贾诩站起身拿钱包。
郭嘉看着他的背影勾起了嘴角。
“学长,咱俩这算在一起了吧?”他喊道。
……
钟会夹了个羊脑嚼啊嚼,看了看贾诩:“还有呢?”
“没了啊,你还要听啥?”贾诩心不在焉的,就见又伸手拿了瓶啤酒咬开盖子,对着开始吹。
姜维见状好心劝道:“老板,你别喝了。”
“没事儿,我有分寸。”
贾诩大手一摆。
姜维抽了抽嘴角。
往他脚底下一看全是他喝空的啤酒瓶。
钟会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照样在一旁煽风点火。
“你俩那么好,怎么分手的?”
贾诩倒没恼,只是幽幽地瞟了他一眼,放下了酒瓶子,不喝了,又好像是突然想起特别搞笑的事一般,笑出了声。
“他怀疑我外面有人。”说话口气听起来好像特别无所谓。
姜钟二人就见他说完又自说自话开了瓶,直接吨吨吨一瓶到想拦他都拦不住。
贾诩吹完后怔怔地看着手中的空瓶子发呆。
钟会看了看姜维,姜维摇了摇头。
“砰!”
突然一声响,姜维钟会吓了一跳。
往桌上一看,那酒瓶子狠狠砸在了桌上。
贾诩瞥了他俩一眼,又从口袋中掏了包烟给自己点上,用夹着烟的手指了指他俩。
他深吸了一口,吞云吐雾,看向远方,语重心长道:“听哥一句劝,在一起要给彼此多点信任知道吗?”
贾诩扶住桌子,站起来颤颤巍巍的,吭呛一下还差点摔倒,幸好姜维反应快把他给扶住了。
“没事儿,没事儿。”
贾诩扶好站稳后,以一种过来人的眼光看向了姜维。
“记住了啊,”贾诩任重而道远的拍了姜维的背,“我说的别忘了啊。”
姜维尴尬笑,看着他走远的的背影,长喘了口气。
“学校贴吧炸了。”钟会出声。
“是吗?”姜维往他身边凑了凑,就瞧见他拿着个手机不停地刷刷刷。
帖子标题杂七毛包的啥都有。
置顶红字加粗:“郭嘉打人视频!!!”
“郭老师暴打负心前男友!?”
“我们的郭男神究竟搞过多少个对象?”
“烤肉店老板与希伯来语老师不得不说的故事。”
“男神和男神在一起了,怎么办?”
……
姜维看了几眼,立马收回了视线。
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士季,走吗?”他问。
“嗯……”
“怎么了?”
刚才还挺正常的啊。
“没事儿。”钟会心不在焉的答道。
钟会站起身率先走出了店门,姜维摸不着头脑跟在他后面。
自己好像也没惹他生气啊。
不就刚才没向着他说话吗?
那也不对啊,这样的话刚才在店里就应该发飙了。
秋天的晚上凉风习习,风吹啊吹,树上的叶子随之摆啊摆。
“阿嚏……”钟会揉了揉鼻子。
“冷了?”
没等钟会回话,姜维已经是把外套脱了披到了他身上。
“瞎想些什么呢?”姜维问他。
从钟会走出店门这一路上都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姜维横猜竖猜也没猜出他来究竟在想些什么东西。
“我……”钟会斟酌了一番,说了一个字后又不说了。
“嗯?”
姜维牵起他的手捏了捏,捂热了,便换了另一边继续。
“能说了吗?”姜维笑着问他。
钟会卷了卷头发,眼神没有章法的乱瞟。
“我倒也不是担心他……”
姜维想了想说:“郭老师?”
钟会点点头。
“我刚突然想起来他……以前酒精中毒过。”钟会皱了皱眉。
“真的假的?”姜维停下脚步,“什么时候的事?”
“我刚认识他那会儿,”钟会歪头想了想,“大概有五六年了。”
明明担心的要死还嘴硬。
姜维摇头笑。
“去看看他吧。”他提议。
“算了……”钟会嘀咕,“反正也死不了。”
……
“是这里吧?”姜维问道。
此时的姜钟二人正站在1602室的门前。
他才没有担心郭嘉,都是姜维硬拉着他来的。
……
“士季?”
“啊?”钟会回神,“嗯,对。”
姜维按了按门铃。
没人睬。
姜维拍了拍门。
门开了。
合着人家根本就没锁。
客厅里的灯亮着,里面的情景一览无余,姜维和钟会直接被吓傻了。
地板上瓶瓶罐罐的全是喝空的酒瓶子,郭嘉就躺在丛中,闭着个眼,一脸安详。
……
钟会赶紧跑到他旁边蹲下身。
摇他。
不醒。
晃他。
也不醒。
掐人中。
还是没有丝毫反应。
“……”
钟会脸有点白了。
姜维见状蹲下身朝着他的鼻息处探了探。
“没事儿,士季,还有气。”
“嗯……”
这个时候郭嘉幽幽转醒了,皱了皱眉头,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神色迷茫的上下左右打量了一圈,最后视线回到了蹲在他面前的姜维身上。
一双饱含醉意的桃花眼眨巴眨巴的,姜维被他盯的发毛。
突然郭嘉扑到了他身上,姜维身子立马僵了。
钟会刚才还煞白的脸瞬间就黑了。
就见他对着姜维傻乎乎的笑,撒娇般的叫了一声:“学长……”
-tbc-

评论(12)
热度(61)
失我长城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