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所闻而来

【贾郭/姜钟】河南大学的浪漫故事①

真的不是黑新疆同胞,我真的不是黑。鬼知道我怎么会有这种脑洞,还有第一章贾郭较少,慎看w
-------------------------------------------------------------------------------------
贾诩新开了家烤肉店,就在他母校河南大学后门那条小吃街上,他家卖的烤肉价格亲民,口味地道,从开店到现在仅仅半个月来,每天店里都火爆的不行。
“老板,你微信号多少啊,咱加下呗。”
又来了。
贾诩捏了捏太阳穴扼制住头痛的欲望,勉强给姑娘来了一个冷酷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收银台前三个二维码看到没,最左边的那个就是。”
生意能那么好,他这张脸是占了很大的因素。
高鼻深目,五官深邃,见过他的没一一个不以为他是新疆人。
“老板,你好帅哦!新疆哪里的啊?”
呵呵,老子甘肃的。
“我老家克拉玛依。”
“离这儿好远啊,那老板你会新疆话吗?”
“会啊。”
呵,新疆话?
反正都听不懂。
贾诩想着便说了一段希伯来语。
之后每个人问他老家在哪里,他就这个套路,说的自己都快信了。
今天他与往常一样,下午两点钟准时开门营业,没过多久顾客就陆陆续续的坐满了。
今天又是个发财的一天。
他想。
“老板,你这里收小时工吗?”
贾诩正抽着烟算着晚上能数多少钱呢,闻言便不耐烦的皱了皱眉。
“收啊。”他吐了个烟圈瞧了瞧来人。
这一瞧,便一惊。
哟,老乡啊。
“新疆的?”
来人高鼻深目,五官深邃,也是个帅哥,就是看起来比他温柔不少。
“不,甘肃的。”来人笑了笑。
贾诩一听来劲了:“甘肃哪儿的?”
“天水。”
“我武威的,啧,你叫啥名啊?”
“姜维。”
“噢,小姜是吧,行,我要你了,每天至少四个小时,每星期至少五天,随便你什么时候来,现在哪个时段都挺忙的,一小时按三十块算。”
“好,那我明天晚上就来上班,还不知道老板该怎么称呼?”
“贾诩,随便你咋叫,噢,还有我是甘肃的你别跟其他人说,我在外都宣称自己是新疆克拉玛依的,所以你上班最好也能给我装成是个新疆的,哪个地方倒是无所谓。”
姜维听贾诩说完就发觉自己嘴角忍不住开始抽动。
他掩饰似的清了清嗓。
他这辈子第一次见到做生意做到家里祖籍也给改了的。
为什么一定要装成新疆人?
甘肃不好吗?
他是真的想问,但总不能拂了老板面子,他忍住了。
可他还是想笑啊。
姜维走出店里便忍不住噗嗤一声,手机也恰好在此时响了。
“喂…士季…”他越想越是越是憋不住:“…啊哈哈哈……你等下…哈…”
不行了……
他捂住手机话筒在大街上狂笑起来,钟会在电话那头懵了快一分钟了,这才听到他回应。
“好了……”钟会就听他语气还是带着笑意。
他是觉得姜维疯了:“……你神经病啊。”
“没有,不是,太搞笑了,我一会儿见面跟你说…”
嘟嘟嘟……
挂了……
“哟,士季宝宝刚跟谁打电话呢?小男友?”
郭嘉抱着包乐事薯片边吃边坐到了钟会身边。
“郭老师,你能有点为人师表的自觉性吗?”钟会把手机往兜里一塞。
郭嘉撇了撇嘴:“啧,我觉得你也从来没把我当做老师看过。”
郭嘉读完博士后,直接选择留校做了老师。
教希伯来语。
钟会白了他一眼:“你不一会儿还有选修课要上吗?”
郭嘉无所谓的耸耸肩:“是啊,反正他们上我的课是来看我这张脸的,又不是真心要听,急什么?”
钟会防备似的跑远了好几步:“……你赶紧上课去,别跟着我啊,我一会儿有事。”
郭嘉一听就笑了,大声喊道:“你有个屁事啊,不就约会吗?我知道是谁,就是诸葛亮他那得意门……”
“……你赶紧闭嘴。”钟会一个返身赶紧跑回去捂住他的嘴。
“呜呜呜……”郭嘉挣扎,“呼……你那么紧张干嘛,这里又没人。”
“……你别在外面瞎嚷嚷啊。”钟会警告般的指了指郭嘉。
他可不想上学校贴吧头版头条。
郭嘉把他手指给扳了回去:“知道了知道了,没大没小,还指我,你就这样对待你父亲的好朋友的朋友的?”
钟会冷笑强忍住打他的欲望。
郭嘉看他要生气立马溜了:“不逗你了,我去上课了啊,约会愉快!”
……
“郭老师好。”
“哎,你好。”
“郭老师好!”
“你们好啊。”
“郭老师你今天也好帅啊!”
“哈哈,我觉得也是。”
郭嘉去教室的路上跟他打招呼的人就没间断过,到了教室门口发觉自己嘴巴都干了。
“同学们好!”他笑着打开门走进了教室。
与往常一样,底下乌泱泱的一片,没见有一个空位,当然底下大多数都是女生,还有小部分男生郭嘉目测了下基本上应该都是基佬。
………………
“士季,这里。”姜维坐在星巴克靠窗的位置上,朝着钟会招手。
“给你点好了。”姜维把拿铁朝着钟会的方向推了推。
外面太阳毒的很,就走了这短短的十几分钟路,钟会便热的满头大汗。
进了咖啡厅,他也不忘抱怨:“热死了。”
钟会焉了吧唧的喝着姜维给他点的拿铁。
姜维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这天是热,早知道就不出来了。”
钟会咬着吸管心不在焉的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着姜维聊着。
“你点的冰美式?”钟会问。
姜维点头。
“我要喝你那个。”钟会仰仰头用下巴指了指,手都懒得抬。
姜维见状笑了笑,拿起自己这杯放到钟会面前跟他换了换。
“果然你这个好喝,我那杯太腻了。”钟会咂了咂嘴,随即就见他眼珠子乌溜溜的一转问道:“唉,你刚才在电话里笑什么?”
姜维正喝着拿铁呢,钟会一提这事,立马给呛着了。
“你慢点儿。”
姜维摆了摆手示意无事:“我刚才去了学校后门的小吃街。”
钟会挑眉不解:“你去那做什么?”
“最近开销比较大,我想打些零工赚点钱。”姜维解释。
这话一听钟会不高兴了,两只眼睛直盯着姜维幽幽的说道:“伯约,我有钱啊……”
“那……士季的意思是……要包养我?”姜维笑了笑眼睛闪亮亮的。
钟会脸红着也不说话,姜维见状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腮帮子。
“……别碰我。”钟会侧过头不让他摸。
姜维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看,又在傲娇了。
他啧了一声。
自顾自说道:“不是最近新开的那家烤肉店很火嘛,我就去那家店看了看。”
……
怎么今天不哄我?
钟会心里琢磨着默不作声卷头发。
姜维翘了翘嘴角依旧自己说自己的:“那家店的老板……人真的是……太搞笑了,一会儿晚饭咱们就去烤肉店吃,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噢。”钟会不高兴。
“士季,怎么了?”姜维明知故问。
钟会瞪了他一眼,撇了撇嘴:“……你干嘛不哄我。”
“我哪儿有?”说完姜维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好了,士季,对不起我错了。”
“……这才对嘛。”钟会嘴上嘟囔着,心里面却暖暖的。
“嗯?”
“没什么……,一会儿吃烤肉?”
“嗯,你要不想吃我们就换。”
“我又没说不吃,学校不好多人都给推荐嘛当然得去尝尝,好像他们家羊肉串最好吃?记得他们还说老板是个新疆人?”
刚讲完钟会就发觉姜维已经整个人趴在桌子上,笑的都已经没声了。
钟会现在是真的怀疑姜维精神有些不正常。
“要不要去医院?”钟会拍了拍他。
就见姜维缓了好久才慢慢的起身,用手稍抹了抹笑出来的眼泪。
“走,吃烤肉。”
………………
钟会现在头疼,不是一般的疼。
两人一起去吃烤肉,仅仅是他和姜维两个人。
但人倒霉就是倒霉,刚路过校门口,就见郭嘉大摇大摆的唯我独尊似的出来了。
哎呦,熟人!
这下晚饭有着落了。
“嘿。”郭嘉立马打了声招呼。
钟会听见郭嘉的声音脸色就变了,理都没理他,直接拉着姜维就跑。
“唉,你跑什么啊。”郭嘉见他奔的飞快赶紧追了上去。
晚上六点钟,晚饭的时间到了,大街上全都是大学里出来觅食的学生。
“你们看,那不是郭老师吗?!”突然有一个学生叫道。
“哪儿呢?哪儿呢!?”
“前面,跑着的那个!”
“哪个啊,这三个人呢?”
“你眼瞎啊,金毛的那个不就是。”
“那前面两个是谁啊?”
“那个是……姜维?!!”
“最前面那个钟会啊!!!”
……
“你跑个屎啊!”郭嘉在后面边喘边喊。
钟会跑的已经累到半死,回话的力气都没有。
“士季,别跑了。”姜维的气息纹丝不乱,紧接着轻轻往后一拉钟会,钟会就停着再也跑不动了。
“你…哈…”郭嘉在后面扶着墙直喘气话都说不利索。
钟会强咽下嘴里的血腥味:“你离我们远点,别跟着我们俩。”
“你这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哪儿有想跟着你俩儿,做电灯泡又不好玩,我不就打声招呼嘛,你看你给吓得。”
“你敢说你没想着蹭饭?”钟会被他弄笑了。
“我没有!”郭嘉理直气壮。
钟会嗤笑一声:“最好如此,我们先走,你在儿先待个五分钟。”
说完他就拉着姜维赶紧跑路。
小气鬼。
郭嘉眯了眯眼心里骂道。
“至于嘛,躲他躲成这样。”说话的同时姜维也拿着纸巾给钟会擦汗。
“……你是不知道他脸皮能有多厚。”钟会心有余悸的摇了摇头,“这下跑都给跑饿了。”
姜维望了望没有尽头的小吃街皱了皱眉:“刚才跑太远了,这下没个十来分钟走不回去。”
“……没事儿,全当锻炼。”钟会安慰自己。
“就这家?”
半小时过后,钟会和姜维抵达了烤肉店。
“……你阴魂不散啊?”
钟会就见郭嘉此时此刻也在店门口站着。
“你咋不说我们缘分太深,剪也剪不断?”
郭嘉转过头朝着钟会道。
“呵,你去吃别的。”
“你管我。”
两人嘴上说着谁也不让谁,姜维站在一边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尴尬的紧。
“请问几位?”贾诩见来了新客人手里算着账也不忘招待客人。
“三位。”郭嘉抢着钟会快了一步。
钟会那个叫憋屈,姜维在旁边直顺毛。
“三位是吧。”贾诩这才抬眼看清楚了来人,这下直接把他给吓住了。
“郭嘉?”
“贾诩?”郭嘉同样也吓得不轻,很快他原本笑嘻嘻的那张脸突然变得难看起来。
“学长,这几年没见,我好想你啊。”郭嘉笑的咬牙切齿,“也对,英国小帅哥肯定是比我好。”
说完他就朝着贾诩的脸上去就是狠狠一拳。
……
前一秒店内还闹哄哄的,后一秒一下子就没声了。
“呵……”贾诩揩了揩嘴角的血迹,笑了。
“郭嘉,你他妈什么意思?”
-tbc-

评论(15)
热度(89)
失我长城

关注的博客